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老师酸痒的后穴
老师酸痒的后穴

老师酸痒的后穴

她惴惴不安的打开校长室的门,她刚来学校工作还不到一年,这次却听说校长找她谈话,心里确实有些慌。

  刚关上门,就看见校长正坐在宽大的老板椅上,讳莫如深的看着她,让人猜不出她心里在想什么。

  「校长,您找我。」她问道。

  「谷老师,你今天监考的时候出去了?」「呃,嗯,有点事。」她听见对方的问题,惊疑不定的答道,内心的不安感又加重了许多。

  「那……」校长看她露出焦急的表情,更是扯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说道:「厕所里的就是你了。」「不是……」这句话在她听来无异于在耳边炸开了一道惊雷,只是脸色发白的否认道。

  「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我……我会辞职的。」她嗫喏着说,声音都无法控制的颤抖着,她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有多严重,勾引自己的学生跟自己做爱,对方还只是未成年。她不知道面前这个中年男人想要做什么,从她进来开始对方的态度就十分难以捉摸。

  「辞职?我没打算让你辞职,太浪费了。」校长还是保持着同一个语调,说出的话却越来越让她感到费解。

  「您是什么意思……」「平时看你沉默寡言,私底下怎么跟个欠操的婊子一样。」「不是的。」对方粗俗的言语让她脸一红,开口争辩道。

  「那昨天在厕所浪叫,求学生操的骚货是谁。」校长反问她。

  「没……」明明应该排斥,可是听到这些侮辱的词语,她夹紧了双腿,一种奇异的感觉在心里蔓延开。

  「你是不是下面那个洞没男人捅就饥渴难耐,是不是想让全校的男人都来满足你,把你的骚穴操烂。」「嗯……」听着她说出越来越不堪的话,她只觉得快感更加强烈了。双手只好紧紧的绞在一起,克制自己想抚摸自己的冲动。脑海中浮现出校长说出的场景,数不清的男人手在她身上抚摸着,还有湿润的嘴唇和火热的肉棒摩擦她的身体。她的下身已经悄悄的硬了起来。

  「坐到我腿上来。」校长看出这个骚货已经被自己的话撩的情动了,于是命令道。

  「我……」她没想到对方会提出这种要求,内心的渴望已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却下意识的摇着头。

  「那看来你想让我用别的方法处理这件事咯?」「不是的!」她抬起头用那双泛着春水的桃花眼看着校长,缓慢的走到了对方的面前。当她娇软的翘臀坐到校长的大腿上时,一股成熟男性特有的味道顿时包裹了她。她不自觉的伸出双手环住了校长的脖子,身体依偎在对方怀里。

  「接下来怎么做呢?谷老师。」校长低沉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是与学生不同的魅惑,引诱着她。

  谷雨被对方的声音诱惑住,有些失神的看着对方下流的眼神,和那双在自己身上不断摸索的手,撩起她心中无限的欲望。

  「嗯……不要这样……」她娇嗔的拒绝着,在别人听起来更像是撒娇,惹得身上的双手更加肆意的搓揉着。不断掠过她滑腻如脂的肌肤,心里不断后悔自己怎么没早点发现这么一个宝贝。看着在自己身上扭动吟哦的人,校长觉得自己的肉棒已经硬的不行了,恨不得现在就捅开她早已经湿淋淋的骚穴操个痛快。

  「不要什么?」「啊!」感受到对方的手已经伸进自己的裤子里,抚上了挺翘的臀肉,在穴口徘徊着,她不禁惊叫出声。

  校长的手指在她早已湿润的臀缝来回逡巡着,让她无比的煎熬,原本还想推拒的意识已经越来越稀薄,只想让校长把顶着她大腿的火热肉棒插进自己的身体里。

  「谷老师,你的骚水要尝尝吗。」校长把沾满了晶莹肠液的手指抽了出来,不由分说的塞进了她的嘴里,两根手指在她香软的唇舌间搅动着,涎水顺着她的嘴唇滴了下来,她此刻迷乱的吮舔着在自己口中肆虐的手指,眼底里都是情动的水光,艳红色的嘴唇包裹着粗糙的指根,嫩白的小手也主动解开了校长的皮带,隔着已经濡湿的内裤按压着她的硬挺肉棒。

  「把手伸进去摸!」校长喘着粗气扯下了自己的长裤。

  「好大……啊……」她看着这狰狞的巨物,那种酥痒的感觉顿时蔓延了全身,更加饥渴难耐的扭动着圆润的大屁股。

  「骚货。」「骚穴好痒……大肉棒插进来……好不好……」她全部的注意力都在早已黏腻的后穴传来的酸痒之中,她抬起屁股坐在火烫的肉棒上,来回的磨蹭,想要那份空虚早点得到满足。

  「再接着说。」听着她的浪叫,校长更为兴奋了,捏着她水蛇一样的纤腰,感受着柔软的触感。

  「嗯……哥哥快……快把大肉棒……插进……骚穴里……把我操烂……」一边享受着校长在她身上揉捏的双手,一边却又被无法被满足的快感折磨着。

  「要肉棒……操坏骚货……嗯……好老公……哈啊……人家想要……」听着她不住的浪叫娇唇,已经无法再忍耐的校长把她抱起来推倒在宽大的办公桌上,双手扶住她的腰,就把肉棒顶了进去。刚一插进去,那柔软紧致的湿热内壁就裹了上来,贴着她的肉棒,爽的她直打颤,几乎要射了出来,于是也没了动作。

  「啊啊……好舒服……嗯……哥哥……动嘛……」谷雨见校长停在穴里不动,心急的扭着屁股催促道。

  「操死你这个骚母狗。」校长忍住了射精的冲动开始她体内驰骋。

  「嗯……哈啊……操死我……」娇嫩的媚穴里肉棒极速的摩擦着,她不断的发出淫浪的叫喊声,换来身后的人更加卖力的抽插。

  「老公的肉棒插得爽不爽。」「嗯嗯……爽……哈啊……要被插死了……老公……」「骚货……」「好哥哥……啊……慢……嗯……」谷雨被戳到了敏感点,声音突然变得高亢娇媚了起来。校长听见也卖力的朝那个地方频频顶弄,后穴里的骚水都溅了出来。

  谷雨感觉现在自己好像飘着一样,那根肉棒也不知在她的后穴里插了多久,插的她射了三四次,身后的人才刚刚宣泄出来。她软嫩的腰已经被掐出了几道青色的瘀痕,肥白的屁股也被拍打的嫣红,眼泪和口水不断往下淌,感受校长在她身体里忘情的律动。

  「啊……好爽……要死了……嗯……」她沙哑的呻吟着,只剩下酸麻的后穴在校长的抽插下微微的收缩着,松软细嫩的穴肉紧紧的包裹着男人的肉刃。

  她在被操的神志模糊的时候再次感受到穴里涌过一道暖流,校长才抱着她坐回了椅子上。可是那根肉棒却并没有抽出来的意思,而是在里面旋转了一圈,让她正对着自己,那根原本已经射过两次的肉棒再一次在她温热湿润的穴里硬了起来,惹得她轻哼了一声。

  「嗯……」经过几次高潮的身体更加敏感了,身体一阵轻颤,把对方抱得更紧,校长的唇舌立即贴上了她已经被蹂躏的红肿的乳头,开始舔了起来,味蕾在上面摩擦,还发出一阵阵吮吸的声音。

  「疼……」可是疼痛却立马被更多的快感掩盖,校长好像要从她挺立的乳头中吸出奶一样吮舔着。

  「让老公吸一吸,看有没有奶。」校长猥琐的啃着她的乳头说道。

  「有奶……都给老公吸……啊……」谷雨按着校长的头,想让对方的唇舌更加贴近自己胸前红肿的乳头。

  下身再次往更深处耸动着,原本就粗长的肉棒因为她一次次下坠的身体像是要操穿她一样,却总让她更为放荡的享受这一切。

  终于在校长射出来之后,那根已经软下来的肉棒拔了出来,浓浓的精液迅速从她肿胀的穴口流了出来,她全身无力的瘫软在校长怀里喘着气。香汗淋漓的身体紧贴着对方,引来校长在她肩颈上的舔舐。

  「不要了……」她撒着娇,痛的快要麻木的后穴紧张的缩了起来。

  「可你这张小嘴还没吃饱。」校长却并不理会她的推拒,只是动作放缓了下来,熟练的撩拨着她身上每一个敏感点,她白皙修长的身体此刻已经遍布了青红的斑驳痕迹,校长猩红柔软的舌头从她的脖子滑到她胸前,轻柔的动作再次点燃了她的欲火。身体的不适无法掩盖她淫荡的本性,她只好扭动着腰,自己伸出手去揉弄已经被操的无法合拢的肿痛后穴,每一分细微的触感都被无限放大,疼痛和来自身体里的无限渴望让她的表情看上去格外诱人。

  「真是又骚又浪,都肿了还要自己摸。」「嗯……哥哥再……再进来……」她不顾对方调笑,手再次伸向校长的肉棒,想要得到满足。

  「还要不要了?」「要……要你……求你……啊……快操我……」她胡乱的用嘴舔舐着校长的脸,双手更加卖力的抚弄那根再次勃起的肉棒,胸前红的快要出血的乳头在胸膛上擦过。不知餮足的欲望占据着她的身心,谷雨只是依从着本能向男人求欢。

  「哈啊……嗯……」校长再一次插进去的时候剧痛和灭顶的快感几乎要将她淹没。

  她请假了一个多星期,跟男朋友和同事都说自己腿骨骨折了没办法去上班,只有她自己知道那天以后她昏迷着被校长送回了家,第二天下午才醒过来,艰难的动了动身体,发现后穴里的精液已经干了,她伸手向后探去发现还有血迹。她只好强撑着去洗了澡,在后穴里涂满了药膏再次睡着了。

  终于能坐起来以后,后穴已经消了肿,伤口也好了许多,只是动作太大还是会扯着疼。不过她想起那天校长室里发生的一切,就会不自觉的夹紧双腿,那种从未体验过的疯狂让她十分痴迷。对方娴熟的技巧和粗暴的占有让她的后穴发着颤,之后她就会忘情的撸动着自己已经勃起的肉棒。

  男朋友出差了,人在外地,天天都会给她打电话,她每次听到对方温柔的声音再看看自己手上因为想着别的男人而射出的精液都觉得十分愧疚,可是她又没有办法控制自己淫荡的天性。
............